池莫小

一直就在我身旁。

三党,少量产出,明年六八后见。

本命解雨臣,墙头白敬亭。

黑花/魏白/薛晓/舟渡

沧玄/喻黄/雷安

【黑花】救赎 5 (刑侦向/短篇/生贺)

我也不知道我随便写的.jpg

05.
  照理说接下来应该是解雨臣点人汇报侦查情况的,但毕竟来了个侦探,发言的顺序还是要有所改变的。
  于是理所当然的黑瞎子接着解雨臣说了下来。
  “即使案件进展的确实是不尽人意,我们还是有几条线索可以去扒扒的。”
  黑瞎子一边说着一边接过解雨臣递过来的记号笔,两个人其实没有什么对话交流,但动作十分自然,以致旁人都没有察觉到这明明应该说是今天才刚刚见过面的两个人磨合之快。
  “这个人,就我们接触到的作案手法,残忍,变态,开膛破肚粗暴的摘除器官,应该是一个极其暴戾和冷酷又头脑简单、直白的人。但就他对监控的躲避和案发现场的清理来讲,却又具有较强的反侦察力以及较高的作案水平,性格又应该是比较缜密,小心的,这就有点奇怪了。”
  “双重,矛盾。”解雨臣显然马上就抓住了重点,黑瞎子打了一个响指算是肯定的回应,并且转身在背后的白板上写下了这两个词。
   “显然,他具有多重人格障碍,这就是说我们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两人。”
  “可能这么说会把问题复杂化,但其实从这个思路走会更清晰一点,因为两个人终究也只是一个人。”解雨臣接过话头解释道,两个人无缝衔接。
  显然黑瞎子很满意这种默契,在解雨臣说话时又大灌了一口桌子上的矿泉水,刚刚灌下咖啡时的苦涩味在嘴里慢慢分解,已经有点泛酸了。
  
  “那么再来说说怎么找到这个人,从犯罪心理学来讲,这类的短期的、区域化的、多人格的连环杀手通常都会有一个心理安全区。”
  这回递过来的是一张市区地图,待遇实在是有点优秀,黑瞎子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走了过来握住了卷着的图纸,连带着或有意或无意地蹭了一下解雨臣的手背,然后看了解雨臣眯起的双眼又马上退了回去。
  “虽然活动交集区几乎是空集,但未尝不有迹可循,因为受害人的相同特征。”然后黑瞎子忽然停住,向解雨臣说道。
  “不过这个解队长应该比我熟悉。”
  
  按理说解雨臣这时候应该起身分析,但是他并没有,因为对上黑瞎子墨镜后带有笑意的目光,他察觉到不应该往套里走。
   于是示意小刘给他文件并就在座位说明了情况。
  “三名受害者,同样是十岁的孩子,两名男性一名女性,被开膛破肚后都被取走了肝脏,然后分别被埋在城北近郊的小树林,九星路信傅小区旁边未开发的工地边上,以及这次花园路中心花园的树下。”
  
  “一次比一次大胆。”
  黑瞎子总结,同时蹙起了眉头。
  
  这个凶手可能远比他想的变态。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