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莫小

一直就在我身旁。

三党,少量产出,明年六八后见。

本命解雨臣,墙头白敬亭。

黑花/魏白/薛晓/舟渡

沧玄/喻黄/雷安

【黑花】《艺术家都是怪物》6

06.
  
  还真是要命了。
  
  即使是作画,黑瞎子也不习惯将室内的光开得通明,不过通常也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比起需要多种颜色调和的油画或者其他,他更擅长素描,这本身就没对光线有多么高的要求。
  可现在这个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好。
  
  昏暗的灯光下,解雨臣就依靠在书架上看书,戴着装饰性用的单片眼镜,垂下来的链子吊在耳边,金色的光泽衬着暖色调的灯光很是和谐。他垂着眼,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较长的睫毛,细细密密的。书当然是没看进的,一是对眼睛不好,二是他也确实不需要看什么,当个安静的模子便足够。
  而对于黑瞎子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装着斯文与矜持的样子却无比勾人的模特。
  
  他用铅笔草草在素描纸上涂了涂,也没勾勒出什么样子便作罢。
  
  “解少爷,换个姿势呗?”
  
  “怎么,不好看?”解雨臣也察觉到黑瞎子的动静,本抱着就随便摆着看看对方水平的心态,没想到这人作画还挺奇怪,灯不开亮不说,还没拿什么作画工具,说是素描,起码也需要四五支不同型号的笔,他就仅仅叼着一支4B就打起了草稿的样子,奇奇怪怪。
  不过也没做多思考,因为他本身就是个怪人。
  怪人作怪,天经地义。
  
  不过他也知道就现在这个处境,画当然是没法画好的。两个心气浮躁又趣味相投的年轻人独处一室,灯影摇晃,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他非常理解地收了姿势,将随意抽出来的书放回原位,走到旁边放置的白色小木桌旁坐了下来,刚好桌子上还有些画稿,够他打发时间。
  “这样行了吧?”
  “当然。”
  
  黑瞎子终于是换了亮一点的白光,虽然还是有点暗暗的,但冷色调的感觉总比之前的橘黄色暖光让人清心寡欲一点。
  
      这个灯是该换了吧?一个画画的光线还这么差,怎么画得好,解雨臣想。
  可转念又觉得不对,他脸上还挂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呢,还会在意光线?
  
  “习惯了的事,麻烦了您。”
  而黑瞎子好像知道他在思考什么一样,纸上已经开始勾勾画画,关注点却好像还在他身上一样,解雨臣被识破心中的想法,也不尴尬,大方地一笑。
  “怪人做怪事啊。”
  
  “彼此彼此。”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