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莫小

一直就在我身旁。

三党,少量产出,明年六八后见。

本命解雨臣,墙头白敬亭。

黑花/魏白/薛晓/舟渡

沧玄/喻黄/雷安

【喻黄/修伞】《那个长头发的精灵》(01)(国庆联文/tag自由心证)

         *私设精灵族性别分化类似ABO,灵御相当于A,灵凡为B,灵泽为O,有发情期无易感期无信息素。
  *精灵的东西怎么说?很简单,前面加个灵字就行了,别问我哪来的自信。
  *狗血预警

01.
  
  要提起整个精灵族的灵泽最想嫁的人,无疑有两个,一个是喻氏一族长老的儿子,从小帅到大的喻文州,地位以及资质都是顶尖的,却丝毫没有一点儿傲气,待人温温和和,找人想挑刺都找不到地方;
  另一个是被晓氏长老捡回来的孤儿,虽说没有清楚的身世,但自小由晓长老抚养长大,那教养自是没的说,而且本来精灵族天生就拥有样貌上的优势,对于美貌来说反而没什么追求,但这个苏沐秋走在哪里都吸引精灵的注意,不说样貌了,就是那一身的气质也是惹眼的,好像拥有与生俱来的魅力,而事实证明除了他的资质优等之外这个精灵并没有声明流言里胡诌的魔力。
  
  但是好巧不巧,在性别分化这一年,大家的梦想算是破裂了,本以为两个孩子都会成为灵御,毕竟条件这么优秀,而事实上苏沐秋却分化成了灵泽,但是并没有破裂反而更加坚固的是喻晓两位长老的希望,“这不就是天生一对嘛!”两位长老如是说。因为喻苏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两个长老本就有定娃娃亲的意愿,碍着精灵族的性别分化才没有开口,这样一来真的是合了心意,完美。
  不过显然我们的当事人并没有这么想。
  
  当又一位穿着白色长裙的女性灵泽从苏沐秋面前失望的走过时,苏沐秋把嘴上叼着的一根草吐出,站了起身走向了喻文州。
  
  “诶我说,咱们族的少女们都这么开放了吗,公开示爱啊这是,还有喻好人你一个都竟然没答应?”
  
  不用想这些都是苏沐秋不过脑子的话,喻文州笑着拍拍面前人的头发,拂走了他被风吹过而掉落在他亚麻色长发上的碧绿叶片。 这一举动更是惹得不甘心被拒绝还在一旁偷看的精灵一阵失望:
  
  “他们真是一对啊?”
  “这么配...估计没跑了。”
  
  苏沐秋对于这人拿他当挡箭牌的事早就习以为常,毕竟是彼此彼此的事儿,于是就揪着这个问题问了下去:“还是说....你早就心有所属?”估摸着这也是自讨无趣,他摸了摸鼻子蹲下来挑着地上圆润好看的鹅卵石,谁知道头顶传来一阵轻笑,熟悉的嗓音熟悉的味道。
  
  “哎哟小喻不错啊,我平时都没看出来?”猛的起身硬是把低着头看他的喻文州撞了个满怀,两个人都以尽量减小对彼此冲击的方式调换了个角度,没想到结果却是喻文州张开双臂抱住了苏沐秋。
  
  “咳咳...!”
  旁边不合时宜的传来晓长老的咳嗽声,“小苏啊..来跟我过来一趟,待会回来你们再说。”
  
  得,这下是刚好合了他们意,怎么洗都洗不清咯。苏沐秋有些无奈的看了喻文州一眼,那人叶无奈的朝他看,“你就笑吧,以后咱要是被那俩安排在一起了看你的小情人怎么办!”
  “沐秋还是先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吧。”
  
  真的是一秒都不想再跟这个人说话,苏沐秋飞快地跟着晓长老的背影走了。
  
  
  

评论(4)

热度(45)